“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彌望的是田田的葉子。葉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夜深人靜時,心煩意亂的官方馬報翻開了《荷塘月色》,重溫這篇透著些傷感的散文,希望自己能從中得到一點慰藉與甯靜。一點點讀下去,便覺得文中的溶溶月色,淡淡荷香,是那樣熟悉,那樣動人。
想起初學《荷塘月色》時,還並不很理解朱自清先生寫這篇文章的緣由。經老師講解才知,當時正值大革命失敗不久,白色恐懼籠罩著大地,而先生一直以大時代中一名小卒的身份呐喊著、鬥爭著,號召大衆反對黑暗統治,所以此刻的他陷入了苦悶與彷徨……然而我並不在意這些,因爲文中清秀隽永的語言以及那恰如其分的情致,早已將我深深地吸引。“微風過處,送來縷縷清香,仿佛遠處高樓上渺茫的歌聲似的。這時候,花與葉子也有一絲的顫動,像閃電般,霎時傳過荷塘的那邊去了。葉子本是肩並肩密密地挨著,這便宛然有了一道凝碧的波痕”、“月光如流水一般,靜靜地瀉在這一片葉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霧浮起在荷塘裏。葉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過一樣;又像籠著輕紗的夢”這幾句描寫是我百讀不厭的。在我看來,作者筆下展現的已不是一篇散文,而是一幅淡淡的畫,水墨丹青,回味悠長。
從那以後,文中清淡朦胧的一片月色便成了我心中的向往。雖然自己有時會在忙亂中忘記,但只要一讀到這篇散文,先生那動人的筆觸就激起了我內心的渴望:總希望在一個月輪沉浮的靜夜,一個人獨處,去領略那片月色,體味那陣荷香。
不知不覺已看了許久,回過神來,又開始心煩。我揉搓著酸痛的雙眼,慢慢地起身向窗前走去,似乎是想要看點什麽,自己卻也並不清楚,不過忽然覺得屋裏的燈光有些耀眼與突兀,于是折回關燈。再一轉身,我便定住了——一抹月色穿過透明的玻璃,落在了我的床上。這一刻,我怦然心動:那抹月色泛著淡淡的米黃,宛若美人打這裏走過不小心掉下的一塊手帕,典潔雅致。忍不住伸手去摸,指尖觸到的卻只有冰涼。我不免遺憾但並不介意,因爲知道自己小小的心願即將實現。慢慢地,一片朦胧的月色在我眼前浮起,月色下面好似一片靜谧的荷塘,遠處似乎還有人輕輕吟唱著采蓮小曲。我便學著朱自清先生一樣,不去理那些“白天一定要做的事,一定要說的話”,心中居然也漸漸沉靜,就像被月色洗過一般,清亮亮的。自己的委屈沒有了,許多不愉快也煙消雲散,一句句抱怨都化在這溶溶月色之中,隨荷香飄遠。這時候,袅娜的荷花,風致的荷葉,仿佛都在我的心中搖曳,如夢如幻。這片荷塘月色,真美!
頭微仰,望向窗外的那輪明月,心生懷想。雨打荷葉,撣落一地過往;雲遮秋雁,遮住多少載月光。曾幾何時,這輪明月,是李白孤獨苦悶所邀之月,是蘇東坡遙寄鄉思中秋所詠之月,是朱自清漫步荷塘偶然邂逅之月。而此時,它是我心中之月,輝映著我心中的荷塘。我漸漸走近真實的自己,觸到了一種不可言說的快樂,心裏再沒有一絲絲煩躁。
我不得不由衷地感謝朱自清先生。溶溶月色,叩開了我心靈的閘門;淡淡荷香,開啓了我與美的對白。也許我不能永遠留住這動人的景致,但我希望留有一顆琉璃的心,以後的日子裏才不會與這美好相錯。
月色荷香,讓今夜如歌般委婉;荷香月色,我枕著甯靜睡去。

  也許我們始終無法窺清內心最想索求的感情,但我們仍能平靜而安祥地生活下去直至終老。有誰能說那不是種幸福呢?然而,如果有那麽一天,哪怕就是在電光火石間清晰地看見內心最爲真實的追求,卻已經不是可以放任自己去追尋的時刻了,是否就算是不幸呢?

  蝴蝶,這麽美麗而又滄桑的名字,總會讓人不由自主地想起她破繭而出的驚豔與華麗:斑斓炫目的色澤在迎風展翅的刹那,帶著義無反顧的淒美與悲壯。只是,生命短暫的如同幻覺。而這個故事,與蝴蝶無關,有關的,只是那個叫“胡蝶”的女子。那個成熟而美麗的女人,有著長而卷曲的發,看似平靜卻深邃的眼神,舉手投足間無一不散發成熟女子的知性與理性的美。這樣的女子,是適合擁有一個完整而安定的家和一份穩定的教師工作,然後一直帶著淡然而幸福的笑容圓滿一生。如果沒有邂逅那個純真而率性的女孩,如果過往的記憶只是一場無與倫比的夢……這些個“如果”的存在,究竟是幸還是不幸,無從得知,因爲故事……一早就“寫好”了。

  所以,按照這早已安排好的劇本,她與她終將相遇,即使不在超市裏,也會在城市的街道或角落裏。緣分原來都是天注定,想逃開都是無用。

  那個叫葉的女孩有著明亮而清澈的眼睛,活力而燦爛的笑容,她的目光總是毫無畏懼,仿佛能直直看進蝶的心的最深處。她對初次見面的蝶就說出“如果想哭就來找官方馬報”的熟稔的如同親密朋友的話……她的青春,她的率性,讓人會想念……青春的味道:明媚、清新、無拘無束、肆無忌憚。蝶無從說拒絕,也不想拒絕那種熟悉的熱忱,開始一次又一次陷入回憶的旋渦……

  那個名叫“真真”的少女戀人,那段曾經共度的快樂而放肆的時光,那段最終還是未果的愛情。像是一篇洋溢著香草味的散文,滿載著少女時期的純真和熱情,記錄著相互偎依的點點滴滴,在悠悠的歲月中,被剪輯成蒙太奇的畫面,永不想前進,也不想後退,希望一直重複著仿佛沒有終點的鏡頭,最終卻還是在甜蜜中被現實殘酷的拆撒所有的美麗碎片。

  曆曆在目的記憶與葉直白的毫不掩飾的感情交雜,反反複複的在蝶的眼裏錯落,是竊喜的甜蜜,也是痛苦的折磨,是天堂,也是地域。理智與情感開始在心底激烈的碰撞,交戰。渴望著對方的擁抱,卻又推開了,逃開了,甚至借助于丈夫和孩子來約束內心的禁忌。違背真心的結果,只是把自己推向更爲痛苦的深淵,在明白最爲渴望的東西卻害怕追尋後是無至盡的空虛和遺憾……遺憾……已經太多了……而自己的心意……還是忍不住早已陷落的感情,跑去找葉,抱著葉的蝶哭了……一切都已經無法再挽回。沒有任何退路,即使面對著丈夫的挽留,還是也只能遵循著最爲真實的內心義無反顧……

  有人說,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麽是幸福;那知道自己想要的卻又得不到,或者得到的並不是自己想要的是否就是不幸呢?蝶在錯過了少女時期的戀情後終于在多年後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麽,而在家庭和感情中最終還是選擇了後者,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是勇氣。是不想再沉淪在記憶所帶來的遺憾中,所以遵循了內心。代價便是,放棄了家庭,是幸抑或是不幸?也許,不需得知,因爲故事的結局早已經寫好。個中滋味也只有故事裏的人才能明白。

  就如歌裏所唱的那樣“……若要錯失永不能守,得到也不代表長久,假使快樂有盡頭,痛苦也未會不朽……”一切,也許同幸福並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