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在那一處都能欣賞的到大自然的美,大自然沒話了這個世界,人類只是充當一個過客,沒有時間好好的欣賞大自然的美,當他路過時,帶走的是一生的遺憾.

新萬博動態僅代表世間萬物向您表達深深的關愛。古人雲:青青園中葵,朝露待日曦。陽春布德澤,萬物生光輝。世間萬物點綴了蒼茫大地的絢麗,蒼茫大地裝飾了您的夢。您的夢只包圍著一個四方的框裱,裏面躺著一張白紙,沒有色彩,只有當太陽照射它時才會反射五顔六色的色彩。

我雖然只是一片天空,但是能有條不紊的掌管世間萬物。人類,他們有著聰明i的頭腦,而把這種所謂的聰明賦予了大自然。母親,你能包容得下十三億人,再大也能包容人類所犯下的罪惡。人類何時才能覺醒?

低頭一望,望見零零碎碎的人影在樹林裏遊逛,一陣風吹過,聽見了大樹撕心裂肺的呼喚聲,我的心莫明的陣痛。一顆顆的大樹倒下了,大樹連倒下的最後一刻也沒有怨恨人類,母親,您也一樣啊!而人類折磨了大自然的耐心。曦日已經升起,照亮了他們的罪惡,他們把這些木材賣給了木材工廠,一根木材可得五角,一個人至少可以砍30根木材,算一算,一天就有幾十個人在那裏砍樹,一天大約砍了400多根木材,人類獲得了利益,得到了生存的權利,而剝奪了它們生存的權力。母親啊,這是公平的交易嗎?木材工廠不僅不拒絕,反而還大量收購。最可恨的不莫過于責任,責任重于泰山。當木材工廠把木材運出城外進行交易時,必須要有運輸木材許可證,然而工廠沒有許可證卻可以大搖大擺地橫過公路。仔細一瞧,才明白原來專門負責檢查的工作人員正在呼呼大睡,國家可是名言規定:24小時值班,不得有誤。我們國家的資源可是極度缺乏的。人類對大自然沒有盡到責任,更別說要去保護大自然了。

爸爸也喜歡文學,他買了很多古典詩詞在家裏,動不動就吟幾句詩來發泄一下情懷,總流露出一股憤世嫉俗的慷慨.家裏有幾書櫃書.對這些書,他讀得熟,也很有自己的見解.時常要拿出來與我分享,然後發表一番見解才算過瘾.因此我很小的時候就對爸爸作了斷定:他比博士還博士.

我爸爸在鐵路上工作,幹的活很重.雖然不是什麽官或幹部,但好歹也是個班長呢.他總吹說,世界上再也找不到一個人像他那樣當班長那麽多年了—從學校裏到工作崗位上一直任班長一職!呵呵,說的時候總是透出特別的神氣,似乎這是很值得驕傲一番的事.

老爸什麽都好,可就有一點我最討厭.每次周末爸爸媽媽帶著飯菜來探望我的時候,他總在一旁催我快快吃飯,快快洗碗,他們要快快回家!不然—天就黑了!我靠,每周才一次相聚,他卻把我催得胃病都要出來了,真讓我心痛啊……然而,最有趣的是,每次我月假回家,他一下班就直奔我書房.咦,沒人.又聽見樓上打遊戲的聲音,就沖上來.奶奶在樓底問他晚飯燒什麽菜,他也只作沒聽見.急切地上了樓,看見我做在電腦前,就擺出一副威嚴來,開始教訓道:”跟你講過多少次了啊,少用電腦,眼睛最重要,懂嗎?”我不做聲,他于是總要歎口氣說:”這孩子老說不聽.”然後就去看他的電視去了.我回頭看他離開,心裏總在甜甜地偷笑:爸爸每次都只說這些.

爸爸喜歡英語,李陽是他永恒的偶像和目標.他一空閑就會跟著磁帶裏的標准發音朗讀.這時候他喜歡在我面前晃悠,然後重複他那句老話:”聽見沒有,我這是標准的美式英語啊!”然後再陳述一遍李陽的名言:”英語就是要大聲朗讀,不怕出醜.”他說,”你看就像我這樣.”說著又買弄起他粗壯的嗓音.希奇的是五音不全的他日積月累地竟然練就了一副挺有磁性的嗓音.在日常生活中,他還會情不自禁地冒出幾句英文來,他說到達這種地步叫做爐火純青,新萬博動態說他這是走火入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