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從何時起,喜歡上了靠窗的位置,無論是汽車、火車,還是飛機。喜歡上透過那小小的窗口去看窗外的風景,或遠或近,或大或小,或靜或動,那片能讓人浮躁的心沉澱下來的風景。

那風景,或許是片河塘。河水在陽光的照射下泛著粼粼波光,水面漂浮著漁網的白色浮標,河塘邊停泊著幾只剛出河不久滿載而歸的月牙形的小船,河塘周圍被低矮卻又錯落有致的平屋圍繞著,被高聳挺拔的白桦樹守衛著。偶爾可以看見幾個聳入雲霄的煙囪,冒著袅袅白煙,間或看見一群一字型排列的鳥兒劃過天空,不由將人帶回似瓦爾登湖那份屬于自然慢生活的甯靜安詳,無人打擾。

那風景,或許是片田地,隨著四季的變化盡顯不同的景致。萬物複蘇的春季,被埋進土壤的種子,有些還在死寂般沉睡,有些調皮地冒出綠芽頭好奇地張望著周圍的一切。隨時間遷移,種子們競相成長,成芽,成苗,綠意蔥茏。酷暑炎炎的夏季,有些秧苗在太陽的炙烤下垂下了頭,有些在風雨的打擊下彎了腰,可依舊有許多巋然屹立在田地中,彰顯著生命的頑強魅力。秋季,金黃色的一片,田地無處不滿溢著豐收的味道,奏著豐收的頌歌。冬季,皚皚白雪覆蓋田地,無不傳遞著“瑞雪兆豐年”的祥意。

那風景,或許是連綿起伏的遠山。看自己一次次接近,從山間隧道中呼嘯而過,又一次次遠離。靠近與遠離之間,深深體悟著詩人那句“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喟歎著自然界造物之神奇、雄偉、壯觀。

那風景,或許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天空。伸出手,比出一個動作,去捕捉陽光,指尖似乎能夠感受到來自陽光的溫暖;伸出手,比出一個動作,與雲朵嬉戲,指尖似乎能夠感受到來自雲朵的柔軟。

那風景,融于永興娛樂們的生活之間,只是因著時代的發展,我們的腳步都太過匆匆。我們在前行中,忙碌中,奔波中,已然忘記了停駐下我們的腳步去欣賞那風景,已然忘記了我們當初爲何要前行。

雖然只是在旅途行程中匆匆而過的風景,卻被我深深記錄下來,那份別致的,屬于自然生活的慢步調。那風景,讓我浮躁的心沉澱下來,平靜下來的同時,也問著自己當初爲何而前行,爲何選擇遠方。
 

吾幼時豔羨文字,覺之博大精深,而一味癡玩,積累甚少,對聖賢之德,只知瞻仰,而不研習效仿。隨即憶事漸多,思緒淩亂,其心下,甚爲疑怪。現今世道,將國學置于何地,校園品典,成爲怪事,衆人見汝品讀經典,將汝視爲怪胎,品國學,誦經典,淪爲滑稽,汙穢之物充斥學業,衆人品行修爲日況直下,何談品茶論道,每想此處,頓覺哀傷,管窺今人之事,遺棄之物,非國學,實乃自我也。

吾雖未深品四書五經,三墳五典,但覺今人追逐功利,對國學視若無睹,心中不免有悲戚之狀,吾獨遊戶部山,見一書店,正對文懷堂,店雖小,內文化味濃,怎奈人迹罕至,店內清靜孤冷,書香滿溢,但無品香之人,悲哉!

今蒙漢風先生啓迪,再品國學經典,幸甚至哉,讀書,明理,讀書,即爲,修德,修心,修性,修行,修身,凝練心智,安放靈魂,尋安暖與從容,覓清雅與自由,吾輩需平和看往事,疏心看今朝。

開啓夢想之窗,修煉感恩之心,且用樂觀去書寫生命的樂章,裝點自己冗長的幸福。思忖半響,人生尚未定論,永興娛樂怎可愚濁,不能洞悉明白,而一味癡玩,失原本真。若少能警醒,亦可免沉倫之苦,。然志氣不失,雖貧窘,卻兼意氣風發,何愁不登望辰星,直指蒼穹。

世間擾人事有,欲置一旁,只待雄飛高舉。人生漫漫路,能有幾回歡?“松意百愁隨風去,放容一笑勝千金”。努力去給自己一個好心情,享受一段美麗的風景。

會父兄友朋之料,余獨意堅志強,走過的路,經曆的是艱辛,留下的是喜悅,十年寒窗爲一天,煎心日日複年年。光陰荏苒須當惜,風雨陰晴任變遷。心內自忖,苦心求讀,而今大好光景,想到此處,愈覺欣喜,大有失態之狀,精神擻數,只求心自安然,且觀人生,繁華場景,回眸生活畫卷,往事已烹煮爲清茶,百味無悔。閑言少敘,只求心安理得,再無別項貪求之心。只想爲生命疊加一個光陰的故事,爲自己的人生編織波瀾,不再去書寫滄桑的印記,遭遇困境,但凡從容些,人若菩提,何須千年。在自己生命的音符裏,不去安放冗雜的樂章,簡單就好,經常打掃心靈,做最好的自己。

人世光陰,如此迅速,塵緣滿日,若似彈指。惜時,惜情,惜人。洞看嶙峋,一季秋思,一脈癡語,真心釋己,做好自己的事,拂塵,就是幸福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