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選擇了遠方,就注定要風雨兼程。
——題記
尚未凋謝的青春年華裏,背著行囊,六治六興們走在逐夢的路上。向前走,是未知的未來,不知路況如何,不知天氣怎樣,只知道我要往前走。一步一步,是艱辛還是甜蜜?未知。後悔選擇這樣一條崎岖路了嗎?當然,誰不想一路沒有坎坷。但,我從未想向後退,向前進是唯一的宗旨。在某一個雨中的早晨,推開窗戶望去,一片霧岚彌漫至遙遠的天際,于是低歎一聲,回頭間,走過的路上,幾許辛酸,幾許坎坷。
一路走來,是厚厚的練習本一直陪伴著我,前路是空白的紙張,等我揮筆書寫;後路是白紙黑字,密密麻麻的字記錄了一年的酸甜苦辣。
我們總是在路上,當時的明月依舊在天空,當時的彩雲已消逝得如一個幻夢。忙碌,奔波,喧囂後,心靈總需要一杯淡淡的茶,摒去微微的苦澀,用一世安靜的心情來守候住你心中的那一片月光。在路上經曆了很多,也正是這些經曆,給了我很多。于是,拍一拍衣上的塵土,走進雨裏。當還在路上時,就已注定人生不甘寂寞,一心要奮鬥。
在競爭激烈的世界裏一路走來,我漸漸覺得辛苦。于是我放棄了清透的心靈與明朗的笑容,學會懷疑,學會掩飾,在辛苦維持的面具後面不再真誠相信每一個對我微笑的人。早已把勾心鬥角在年齡下無限延伸,處心積慮地想要成功。直到傷痕累累地累的想哭,發現自己早已作不回那個透明純淨的孩子。在人生的某個路口絕望的仰望天空,在一瞬間相信自己終究是一個人。
然而,這也是必然的。要走到更高處,得到更多,確實少不了要舍棄一些東西,讓他們在風裏湮滅。有人說,人一出生就像一張白紙,一些肮髒就被漸漸的塗抹上去。但我想,人一出生就應該擁有兩張紙,一張用來見證,見證年輕見證錯誤,見證一些荒謬與醜惡,用來被畫的花花綠綠、五顔六色、面目全非,這是身在這個社會中的身不由己;另一張,請永遠保持她的潔淨吧,這是心靈的最深處,是善良的、是理性的、是溫柔溫暖的、是正義的,是純潔的。
其實一生也不過只是在路上,或閑庭信步,或行色匆匆,飛快地離開著,放棄著,爲了不斷趕向下一個目標,直至在終點迎來最終生命的消逝。

 人生就像一場旅行,不必在乎目的地;要在乎的,是沿途的風景,以及看風景的心情。讓我們懷揣著一張紙上路,管它是泛黃的,還是新的呢?看雲舒雲卷,花開花落。記得錄下旅途的點點滴滴,還有那些曾經溫暖過我們的,感動過我們的人,所有的這一切,都會成爲生命中一道無法磨滅的美麗的風景。
我們並不孤單,一路上總有人同行。懷念那些純真樸實的歲月,那些翻過圍牆溜進學校的日子,那些搖著鈴铛哼唱童謠的日子,那些午休時躲在被子裏玩耍的日子。那些日子,我們曾經手拉手一起走過。
記得那些個盛夏的日子裏,我們站在樹蔭下大口喝著冰鎮的汽水。水甜甜的,涼絲絲的,一直流進了心底。頭發有幾縷因爲汁水的緣故粘在額頭上,我們碰著瓶子,開心地笑著,連鳴蟬的聒噪也抛在了腦後,多麽簡單的幸福。
因爲學校的大門關著,我們就從旁邊的矮牆翻過去,一不小心把手給劃破了,殷紅的血一下子就滲了出來。即便如此,我還是咬牙說一點兒也不疼。你當時一定笑話我了吧。明明那副咧嘴龇牙的模樣還非要裝做男子漢。然後就不由分說要拉著我去醫務室上藥。
下午的時光是最快樂也是最短暫的。我們擺好了衣服當做球門,就開始了滿場的奔跑。不大的球場上,回蕩著我們的笑聲。
一道短線急促地劃過天空,緊接著就是第二條,第三條。然後就聽見“啪”的一聲,是雨點打在葉子上的聲音。遲鈍的我這才感覺到是下雨了。你拉著我的手飛奔,就是在下一秒鍾的事。好幾次我都差點摔倒,但還是緊緊抓著你的手不放。終于,我們一路狂奔到了屋檐下,看著早已經淋成落湯雞的對方,開心地笑了。
雖然我與這些日子已經漸行漸遠,但是在不經意間的回頭的一瞬,風景依舊。你們都不曾離開。感謝你們陪伴我走過那段路。是你們,給了我力量,讓我今後不管遇到多麽險峻的高山,多麽泥濘崎岖的路途,多麽湍急的河流,不再彷徨!
所有的溫暖,我都會把它們小心地收藏在心中最柔軟的角落,或許將來有一天當我遇到人生的冬季時,我會把它們喚醒,讓曾經的感動再次在心頭蕩漾,化了這一季的冰霜。
收拾好我的行囊,揮手告別了滿天的雲彩,我又將上路。人生踽踽,六治六興會珍惜在路上的每一分、每一秒,留戀于旅途中旖旎的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