撐著油紙傘,獨自彷徨在悠長悠長又寂寥的雨巷……
細雨朦胧天地,青苔覆蓋石板。幾只燕子披著油光發亮的外衣在雨裏靈活地穿梭……
這便是江南的雨啊。
你撐起一把傘,彷徨在這寂寥的雨中。狹窄而幽長的青石板路上,留下了誰踟蹰的腳步?那隱匿在油紙傘下憂愁的容顔,是你還是世界十大直營******?
淅淅瀝瀝的雨聲,空空蕩蕩的小巷,只有雨聲,這個小巷。世界仿佛空洞得只剩下這片區域。或者,是誰用如紗的雲霧,將凡塵的喧囂與幹擾都置于遠方?還是,撐著油紙傘的你,注定會與我相逢?
天空是一種陰郁的青灰色,像你傘的色澤,明明是湧動著希望卻又壓抑在心中。那屋檐下連綿的雨腳,是否就是你的心,化成一顆顆珍珠,嵌入暗綠的青石板上?
雨在腳下綻出一朵朵丁香。r你說你最愛丁香花般的女郎,我就在巷尾與你默視。你的傘,擋住了那張不熟悉的臉。那是等待千年後的失落,我歎息。身邊有淡淡的丁香花香,你是否聞到?來自夢裏的,來自夢裏的丁香花。
可是總是我夢裏憂愁孕育的希望,我將幽怨的目光投向你,你卻依舊沉淪在自己的孤獨裏。從未注意到,身邊有一個一樣孤獨的人,深愛著丁香。
終于,你走遠了。擦身而過的一刹那,我的目光碎成無數,紛飛成雨。會不會有幾滴貪婪地伏在你的肩頭,奢侈地想要親近你冰冷的體溫?
你是黑色的,在這白霧爲紗的景象裏,你永遠都是一抹惆怅的背影。你留給我的,只有惆怅,只有背影。
坍塌的籬牆,殘敗的枯木。在這暮春時節的雨中,竟是這般斷人心腸。詩人詠“惜春”,我卻吟“怨春”,怨春來的太早,仿佛綠色是被雪渲染了似的。而那嬌柔的丁香花,又開在何方?
雨奏著樂章,在憑吊那逝去的光陰。只是一秒鍾,我錯過了你,你早已走到小巷深處。那脊背,孤獨卻倔強。
你的眉宇,應該是凝結著千年的哀愁吧。不然怎麽會連上天都嗚咽了?我悄悄回頭,你依舊彷徨,我依舊彳亍,我們都沒有停下彼此的腳步。
最後,我獨自一人,你留給我的依舊是背影,冷漠、淒清又惆怅。
撐著油紙傘,獨自彷徨在悠長悠長又寂寥的雨巷……

寶钗,如果說黛玉是一杯清明無香的水,那麽你就是杯中上下沉浮的茶,坐臥在杯具裏的茶,苦澀卻略帶香醇的茶。看遍了塵世的浮華,你自己本身也僅在塵世的浮華之中。
你出生在那珍珠如土,黃金如糞的薛家,你本准備踏入那四方天帝的紫禁城,你本無意走進榮國府,你更無意成爲“寶二奶奶”,但你卻在陰差陽錯間鑄成了永恒。
喜燭閃爍,紅绫如夢,一場以钗換黛結束了那個清高女孩的性命。仿佛所有人都在怨你,仿佛是你,傷害到那薄命女孩。你無言。這是你的錯嗎?就因爲你不是他的那個“林妹妹”嗎?有人說,你憑著那“好風憑借力,送我上青雲”的姿態成爲了“寶二奶奶”的最佳人選。新婚之夜,本是一個女人最幸福的時刻,而他的口中卻反複著另一個女孩的名字,燈火闌珊中你無淚。難道我真的可以說你贏了嗎?
在曆史的評判中,有人說你是一個幸運的女子。你在入宮夢想破滅後,贏得了賈府上下的歡心與寶玉的婚姻,因此你要比那“一朝春盡紅顔老,花落人亡兩不知”的黛玉幸運得多。然而,我卻認爲你是個浸在杯具裏的女子。
怯懦無能的寶玉從不是你眼中夫君的最好人選。他甚至不像一個鐵骨铮铮的男子漢。或許,你也曾默默祝福過那情同姐妹的黛玉能與寶玉愛情美滿。不知當你披著紅蓋頭在半明半昧中登上寶玉婚床的那一刻,你的心會不會爲黛玉流一滴血。你與寶玉的婚姻從來都是名存實亡,因爲你與寶玉從不是一類人。你只是一個沉溺于世俗的普通人,希望有個拜相封侯的夫君,可寶玉卻偏偏不以功名利祿爲意。賈家敗落,樹倒猢狲散,你這個堅強的女子默默承受著這一切。此後,寶玉出家,你注定孤獨終老。試問那看似天造地設的“金玉良緣”裏何曾有過半點愛情的成分?這“金玉良緣”本身就是個悲劇。
如果說黛玉的死是個悲劇,那麽她比你更幸運,因爲她是爲愛情而死。她把一生之淚都給了那風流癡傻的寶玉。而你呢?你從不能流露半分自己的情感,連婚姻大事也要受制于人。這才是最大的悲劇。
其實世界十大直營******明白,在你生活的那個時代,在封建社會這一個大杯具下,有成百上千個如你一樣的女子,你只是萬千悲苦女子的一個縮影,當你努力爬出一個杯具時,又跌進了另一個杯具。哦,寶钗,坐臥在悲劇裏的女子,祝你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