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nymy01"></tt>

                皇室注冊,品摩诘詩,覽摩诘一生

                稿件來源:太平洋女性網 簽發時間:【2020年01月18日】
                • 太陽能無人機高空試飛成功,或實現全年不間斷地持續飛行
                • 何超瓊接掌百億帝國,“賭王”何鴻燊將退任行政主席
                • 35歲産婦大出血致死 監控曝光醫護人員正玩手機

                亘古至今,名人不少,皇室注冊卻獨愛這詩人、畫家皆俱于身的王維,我對他的喜愛也正是源于這詩。他的詩總讓我忍不住細細品味,而詩中總也星星點點的折射出他的影子,依我看,這詩也便是他的自畫像吧!
                曾幾何時,幻想著與他一起,在“鹿柴”的竹林中漫步,夕陽的余晖從枝葉中探出,金黃的光芒略帶一些橙紅,鍍亮每一層落葉和那些模糊而又悲傷的回憶,一同坐在磐石上,聽著他“返景入深林,複照青苔上”的吟詠,在其中陶醉。風安靜的棲落在葉片上,黑夜張開了眼睛。這幽密的竹林,是比天空更深的海。“獨坐幽篁裏”的人,也便只有我相伴,依舊是一片寂寞……
                突然,琴聲響起,所有寂靜,都碎成了一圈一圈的漣漪。撥琴者,十指輕飛,劃過每一根琴弦的聲帶,這便是“彈琴複長嘯”吧!而在向林深處走去,塵世的喧嘩已然遙遠,玉盤升起,清冷的光輝抖落在大地的手掌上,只身感受“深林人不知,明月來相照”的情境。
                他總有著自己獨到的見識,冬日逃竄,春日在一夜之間便襲滿了整個鄉鎮,成雙成對的人們一同在桃花樹下期許著美好景願,他卻愛欣賞那辛夷花,那辛夷花也甚是好看。樹梢上,辛夷的花蕾,在每一株枝條的末梢露出了含羞的表情。陽光等不及打聲招呼,手忙腳亂的握住季節的彩筆,爲它們打上讓萬物驚豔的點點口紅。
                遠遠望去,那含苞欲放的萼嘴,仿佛江南水鄉才露尖尖角的荷花,猶如一群戴著紅紗巾的少女。
                野徑無人,空山無語。比天空更純潔的花朵,點燃了山野的安谧。在遠離長安的辛夷塢,沒有人看到,一些花悄悄的開了,又悄悄地落了。時光的手掌沒能接住這些落寞的詞語。他仿佛感知了他們的心境,爲這些花兒的青春感歎,爲自己感歎。是啊,他又何嘗沒有青春呢,他明白青春不要輕易錯過雖不能說這十年就是一生中最光華的足以在白發時回首的全部印憶,卻是最桃花妙漫的,蕩漾情愫的刻度!
                田園詩是他的招牌,可又有幾人知道這是他處處尋訪的心得呢。他路過渭川田家,看見欲昏欲墜的夕陽的余晖懶懶的映在山坡上,啪啪的鞭子聲招著牛羊們各自回歸。老叟久久不見小孫子回來,拄著拐等候著自家的材扉,便提筆記下“斜光照墟落,窮巷牛羊歸。野老念牧童,倚杖候荊扉。”他畢竟是農民出身,對這一切更是情有獨鍾。
                中年了,獨自去山林中靜心,聽到嘩嘩的水流便沿著小溪漫步,便在不知不覺中走到了源頭,就地坐下,微風拂過他的面頰,昂起腦袋看著天空的雲彩。連一名老翁來了也不知,直到老翁坐下才發覺,一樣的心境時二人談到了一起,一起歡笑,一起在這山水中沉迷。“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偶然值林叟,笑談無還期。”便是他留下的足迹。
                人人都看過美景,可你們看過這樣的景色嗎?“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他不在白天賞景,偏偏在一個有明月的晚上,剛下過雨的天賞景,而看到的卻也別有一番滋味。稀稀松松的月絲從松葉縫中穿過,爲大地留下了點點亮斑。清冽的小溪在光滑的鵝卵石上流淌。普通的景物卻在這時顯得那麽特別,可是這時日選的對吧!
                或許因爲它同樣也是畫家的緣故,他的詩與畫總是不離不棄,蘇轼曾這樣評價他:“味摩诘之詩,詩中有畫;觀摩诘之畫,畫中有詩。”他把繪畫的精髓帶進詩歌的天地,以靈性的語言,生花的妙筆爲我們描繪出一幅幅或浪漫、或空靈、或淡遠的傳神之作。他的山水詩關于著色取勢,而詩中的景卻並不刻意鋪陳,自然清新,如同信手拈來,而淡遠之境便也自見。見王維之詩如見王維其人!

                春夏秋冬,不盡的演繹著四季的宏偉,它們和人類的生命一樣,從那芽兒,到那蒼翠的大樹,又到那枯黃的落葉,最後,安靜地躺在那片淨土上……不說秋與冬,就說那夏,清新自然的綠,給人的卻是多大的鼓舞啊!也許,那首新歌《被風吹過的夏天》,也正因爲夏的魅力而誕生。
                曾經走在秋日的樹旁,擡頭看看那搖搖欲墜的枯葉,又有誰會想到綠何時長在過它的身上,會擁有那個激情,清新地綠色,那個夏天。
                可以說,用盎然兩字來形容那個夏天,不足爲奇。在詩人的筆下,夏日,也同樣是一座不盡的寶庫。縱觀千年史,那“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穿花蛱蝶深深見,點點水蜻蜓款款飛”還有那“水光潋滟晴芳好,早有蜻蜓而異奇”無一不寫出了夏天的激情,柔美與活力。
                夏,正如生命的激情。
                看,那春日裏的嫩芽輕輕地暴出,惬意得伸展著,那一莖一脈,都是那樣的清新。但是夏天,卻快快地促使著它的長大,漸漸地,那葉片也沒有拘束地徹底舒展在外面,普天的烈日,使你的身影變得越來越濃,越來越純,那時的你正可謂“風光無限”,隨處走走,並不唯于發現你的身影,鵝掌似的梧桐葉,修長的竹葉,釺細的柳葉……那香,那型,都令人難以忘卻。
                夏,又猶如女性的柔美。
                聽,用心去傾聽春日裏碎冰的聲音,脆脆的,怪好聽的。在那裏傾聽,你便會感覺到安逸。可是,那夏天似乎來得早了一些,冰全融化了,徹底的與水融成了一體,那小溪又潺潺地越過了塊塊石壁,水流得並非很慢,就像一條絲綢,撫平岩石那心靈的暗傷。柔柔地,被它撫摸一下,呵好涼快,輕輕地閉上眼,任那水珠跳躍在你的指尖,你的發絲,和你那緊緊閉著雙眼,陽光下,水珠折射出來的光彩,不論你是睜著眼,還是閉著眼,都能依稀覺得它的迷人耀眼的無限光彩。到了夜裏,待人們都躺下了,獨自一人踏著月的余輝,起身走走。祥和,安谧。找一片樹林,再一次的閉上雙眼,依靠著微風的描述,用聽覺來繪出那幅景象。聽去,絲絲波紋去去回回,漸漸地消失了。水,還是那樣平靜。那荷被月光籠罩著,全身上下都散發出神秘的氣息。開花的,未開化的;含苞的,以及鼎盛的,那種神秘,爲夏日增添了許多光彩。再聽那溪水,不知爲何,溪,似乎已不如白晝那樣了。這時的溪,可能更多的是那一份平靜。蜿蜒曲折的小溪則擁有了那份甜蜜的味道,那股參夾著花香醉心的甜,再一次的揚起水珠,這和白天的不同,夜裏的水珠輕輕地散播在肌膚,沒有任何聲音。聽聽心跳,仿佛也被這份甯靜,所停止著它的運作,跳動。這樣的夜,可謂“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那份靜,只能用一個字形容——幽。
                夏,還如一幅山水油畫。
                感受著夏,享受著夏,品味著夏,牢記著夏。來到異鄉,那個夏日更是風光無限,它不會像秋那樣,“無邊落木蕭蕭下”。放眼望去,那山上已到處是參天大樹,綠油油的,還時不時地飄來陣陣葉香。走進深山,就已被它的魅力所迷倒,蟬的叫聲,鳥的鳴聲,成了一曲曲交響樂,那是自然的産物,用“蟬嘈林愈靜,鳥鳴山更幽”形容,是再好不過了。泥濘的小路彎彎曲曲的,走上一段,歇息片刻,一股無名的涼快,由內而外的散出,覆蓋肌膚內所有的毛孔,人立馬有了精神,又在小路上走了起來。說真的,夏,其實也挺有格調的,一把折扇,一副墨鏡,一件短袖,一頂遮陽帽,便擁有了夏日的味道。走上山頂,夏的陣陣迷霧蓋著一切有一切,蘇轼的《題西林壁》中寫道:不知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由此可見,霧的壯觀與華麗。不僅僅是這些,你自己也被霧氣所包圍,夏天中,那霧氣帶著些許清涼,些許深沉,不知不覺中,你渾身充滿了靈性……
                風刮過,那片懸在樹上的枯葉落了,被風刮得好遠,好遠,猛地一下,自己已從幻想中醒來,無奈地發現現在是秋日,擡頭看看那兒朵雲,無憂的浮著,風又起了,皇室注冊笑了感歎那個夏天是人類的結晶。
                雙眼,又閃出了明亮的眼神,刮落陣陣秋葉,雨下了,“多少樓台煙雨中”……
                被風吹過的夏天……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5 2001